首页 >> 网站公告

北京服务雄安新区高等教育顶层设计的价值、方法路径及相关思考

[2020-1-15 9:02:36], 阅读 68 次

摘 要:北京服务于雄安新区高等教育战略规划,既是党中央的期盼,也是发挥区位优势和高等教育水平优势的体现。从高等教育的顶层设计蓝图,到学科平台建设,再到人才引进和校长选聘,在积极配合、特色办学及竞争与合作的基本原则引导下,北京能为雄安新区高等教育的规划和发展提供强有力的支持和服务,为实现扎根雄安、扎根中国大地办教育的目标,构建具有中国特色的高等教育体系,努力办出世界一流的雄安大学作出贡献。同时,探讨雄安大学顶层设计中北京的作用和功能、方法和路径以及未来两地高等教育的关系。

关键词:北京;雄安新区;高等教育;战略规划

北京为何要为雄安高等教育顶层设计提供服务?

1.北京应想中央之所想,急中央之所急

北京为中央服务,是中央的殷切期望。搞好“四个服务”,为党政军领导机关服务,为日益扩大的国际交往服务,为国家教育、科技和文化发展服务,为人民生活和工作服务是中央对北京的要求。[1]担负着为国家教育发展服务的重任,北京应该响应中央号召,为雄安高等教育的发展提供支持。新区的高等教育建设总有启动之日,但如何启动、从哪里开始,需要有一个“零公里处”。没有“零公里”,何谈出发?何谈进步?所谓“千里之行,始于足下”。六百四十多年前故宫的建设,也是开始于定都阁的谋划和魄力。燕王朱棣和潭柘寺姚广孝等,站在西山定都阁处,遥望东方日出红似火,遂确定了故宫的选址问题,这就是历史上北京城“始于日上,成于日下”的传说。雄安高等教育规划的总体方案公布在即,各部门、各系统的分规划也即将启动。在总体方案设计上,北京的智库和专家学者的参与度最高,此时也同样应该发挥作用,为雄安高等教育的顶层设计提供服务。这不仅是中央的期待,而且也是雄安高等教育发展所依赖的重要力量。当然,雄安的高等教育规划不能与北京的支持和贡献完全划等号,其他地区(如河北省、天津市等)的智力资源也具有重要的作用。

2.北京拥有其他城市所难以企及的优质高等教育资源

北京拥有着全国最优质的规划智力资源。以在京国家实验室、一流大学建设高校、一流学科建设高校以及“两院”院士等统计数据为例,北京地区所占比例分别为45.00%、19.05%、22.11%和15.75%。

高等教育规划的核心包含理念确定、方案选择、拍板和决断三个部分。只提出思想还不够,还需要切实可行的方案。当方案和备选方案成形时,就需要负责部门的魄力和决断力。依托众多的智力和教育资源,北京不仅要为雄安高等教育提供丰富的发展理念,而且也需要为雄安提供一套甚至多套具体的规划方案。当方案设计完成后,政府等有关部门便可通过政策程序逐渐形成决议,选择所要遵循的高等教育发展理念和战略方案。这就是北京服务雄安高等教育发展规划的基本节点,或提供思想,或提供方案,亦或是在决策前进行一定的舆论宣传。

3.北京在服务雄安新区发展方面具有地理空间上的便利性

雄安距北京仅仅120公里,高铁半小时的车程。除了保定市,任何城市到雄安新区都不会有如此便捷的交通。服务雄安高等教育发展,北京专家来得最快,时间成本最小,差旅费用也可能是最低的。因此,雄安不能“放弃”北京而不用,北京也不能摆谱“拿架子”。二者的合作既是中央的期望,也是历史的机遇,不能以“你们家”“我们家”来区分。雄安要想动员北京的资源,如同寻求兄长提供帮助。北京也要主动帮助雄安,像“亲兄弟”一般。这就是我国教育政策的杀手锏—手拉手。在响应中央号召,帮助西部发展高等教育方面,北京一直积极配合中央的“手拉手”政策,不仅作出了贡献,而且积累了经验,如清华大学对口支援新疆大学、北京大学对口支援石河子大学、北京师范大学对口支援新疆师范大学等。北京要充分利用好自己的空间便利,加大对雄安高等教育的谋划力度。

北京如何为雄安高等教育战略规划提供服务

北京服务雄安高等教育战略规划应该是全方位的。但在初创阶段,主要应体现在顶层蓝图设计、学科平台建设、高端人才引进和选聘大学领导四个方面。

1.服务雄安高等教育顶层设计

顶层设计,是指雄安新区高等教育体系的总体设计,它应包括雄安大学的历史定位、与新区社会经济发展的可持续性互动以及水平和规模与国际对标。北京拥有全国最为丰富的高等教育规划人才,如果动员得法、整合到位,一定可以制定出最佳的雄安新区高等教育顶层设计方案(或是多套方案,以供高层咨询之用)。让北京参与雄安高等教育顶层设计的同时,并不排斥其他地区乃至全球高等教育规划人才的贡献。有机、巧妙地引进国际人才,学习港澳台办学思想,亦或借助其他地区的专家和技术力量,也是十分必要的。动员的范围越大,获得的咨询思想就会越丰富。

当然,顶层设计总要起步,而北京的贡献到底有多大潜力,应如何发挥其作用等问题还不好预估,但有三项基本因素值得考虑,即参与前期调研、设计首份高教蓝图、动员和整合第一批重要的办学人力资源。北京的参与形式,或是零星式的,或是整体性的。但整体性的参与,要逐步取代每一所学校个别的零星式贡献。毕竟,雄安不可能成为首都高等教育的复制,雄安也不可能成为大学城,各分一块,各自为政。整体性的贡献必须有政府的“手”,必须有北京市委市政府的“一号文件”②,必须有来自雄安新区的真诚邀请。北京市要把雄安的高等教育规划提高至比自己分内事务更重要的地位看待,雄安更要把北京视为最重要的高等教育发展合作伙伴。

2.协助构建雄安大学超一流学科平台

大学要发展,学科平台就是发动机。[4]学科平台是什么?这仍有讨论的空间。但从世界一流大学的历史发展经验看,平台或者是指重点实验室(如美国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劳伦斯伯克利国家实验室),或者是指享誉全球的学派(如包括芝加哥学派、社会学派、建筑学派等在内的芝加哥学派),或者是国家级的重点学科及国家级创新团队等。平台如同阵地,有了阵地就有打胜仗的希望。大学发展也是这样,没有平台的规划和设计,就不可能有未来大学的大发展。雄安新区的大学,绝不是简单地增添一两所学校,也不是是否要进入“双一流”建设的名单。它很可能是一个快速发展的“中国新模式”(类似香港科技大学[5]、英国华威大学[6]和韩国浦项科技大学[7]),快速、成功地与城市实现和谐互动发展,必然是其傲视群雄的突出特点。如同战争时期的延安抗日军政大学[8]、1974年恢复发展起来的湘潭大学[9]以及哈尔滨工业大学[10],雄安大学的快速成功,也一定是我党集中力量办大事的优良传统在当今时代的体现。

雄安高等教育的学科平台规划是全局性的,要有国际视野,至少涵盖以下三点:第一,明确雄安未来经济发展的支柱性产业,如发展生命科学与健康事业;第二,汇聚全球高端人才,让平台吸引人才,让人才提升平台;第三,体现国家外交发展新需求,如对“一带一路”倡议国家高等教育发展模式的影响。平台或平台集群一旦发展起来,雄安高等教育就有了“发动机”。北京不仅拥有全国最多、水平最高的学科平台,而且与全球一流大学的学科平台保持最为密切的往来和合作关系。借助北京地区学科平台的建设经验,谋划、搭建雄安高等教育发展的学科平台,不仅具有现实性,而且具有空间和地域上的优势。

3.为雄安大学引进高端人才“穿针引线”

北京服务雄安高等教育人才建设,主要有三种方式:第一,谋划人才引进的政策和机制。雄安的高等教育人才,应该与新区整体人才引进政策相一致。但对于大学专家和教授的引进,要差别化考虑,甚至超越新区的整体人才政策,即在政策上划出特区。北京有条件、有义务为雄安提供人才引进政策方案及备选方案,供新区政府审议和选择。第二,提供人才引进的线索。北京高校的师资不仅来自世界各地,而且也有很多教师来自世界排名前一百的大学,他们的人脉网络涵盖各个领域的知名专家学者,让他们为雄安推荐人才最为合适。但如何调动他们的积极性,如何确保所提供的人才引进线索有较高成功率,这也需要创新的方法和政策。为举荐者提供奖励,是众多激励举措的基础。第三,充当雄安新区与人才间的斡旋者或建言者。雄安新区求才若渴的心情可以理解,但若没有中间人的贡献,仅凭坐在办公室里发布网络招聘公告的方式开展人才引进工作,结果往往不尽如人意,难以吸引到高端人才。北京地区的高校有着范围最广的交往圈子,若能扮演“建言者”和中间人角色,将极大地缩短雄安与高端人才之间的距离,提高人才引进的成功率。

4.为雄安大学选聘校长和其他领导人提供服务

雄安大学的发展离不开一批有信仰、有思想、有行动力的大学领导。北京服务雄安,并非仅仅为雄安高校输送大学校长和领导,因为雄安也可以自己进行全球招聘。但北京的贡献体现在三方面:第一,为雄安高校选拔大学领导提供专家咨询;第二,参与大学领导的具体选拔过程;第三,负责大学领导的发展培训,如领导力建设、熟悉新区政策和环境等。当然,也不排除直接输出大学校长或其他领导。

北京与雄安高等教育关系的建构及哲学思考

北京在服务雄安新区高等教育战略规划的同时,也有必要继续保持自己的发展势头,不断创新,为建设世界高等教育新高地而努力。北京在服务雄安高等教育发展时,要坚持以下三项基本原则:

1.服务雄安,切忌“越俎代庖”

北京服务雄安,不同于代替雄安,重点在于能力建设,特别是高等教育战略规划的能力建设。雄安高等教育不是既有模式的简单复制,而应该是史无前例的创新之举,是新机制、新模式。其中,必然有继承、有借鉴,但绝不会是抄袭和山寨。北京在雄安高等教育建设方面,必须要有更大的情怀和更高的站位,要从服务国家创新高等教育体系的高度上把握和认识,只有这样才能提供更优质的服务。要充分意识到目前我国高等教育特色化还不是十分明显,雄安高等教育的建设和发展为创新高等教育提供了一次契机。扎根中国的教育模式,要从扎根雄安做起,而且必须有自己的模式,这也是扎根的意义之所在。

2.帮助雄安,信心重于资源

雄安新区的发展不是扶贫项目,不是提供几个学科、建设几个平台、选送几位专家的问题,而是要点亮思想、提高信心。作为千年大计的事业,没有信心是无法起步、无法发展、无法成就大业的。那么如何给雄安希望呢?一是从教育看教育;二是跳出教育看教育。从教育看教育,最直截了当的就是以北京教育为基础,发展什么是雄安新区的选择,发展的高度就是要超越北京的高度。跳出教育看教育,就是要看政治需求和新区发展需求两个要素。中央希望新区能够探索办学新模式、新机制,提供最具中国特色的高等教育发展模式,那么在顶层设计中就要有所体现。同时,雄安还需要巨大的自信,北京如何帮助雄安获得这份自信将是今后较长一段时间内所要思考的迫切问题。

3.两地要合作,更要形成竞争态势

从两地的物理空间看,合作具有距离上的成本优势。我们可以预计,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北京的高等教育优势还是存在的。但是,这种优势能够延续多长时间,还不得而知。雄安高等教育要超过北京高等教育,几乎没有学者相信。如果雄安走差别化发展道路,与其他高等教育发展模式不同,其后发效应也不是一定不可能出现的。当时间要素和差别化要素相结合,雄安高等教育也有可能实现一枝独秀或弯道超车。百年之后,两地高等教育相互竞争的态势,谁说一定不可能出现呢?如果竞争真的出现,既是雄安高等教育发展的成功,也是北京高等教育发展的福音。因为,竞争之于北京,利大于弊,没有竞争对手的北京高等教育并不是北京所希望的。

对接雄安新区规划建设,共同促进新区发展高等教育,既是党中央的期望,也是北京自身城市总体规划的内容之一。基于便利的空间条件和优质的教育资源,未来北京发挥辐射带动作用,服务雄安高等教育战略规划,对于构建中国特色、世界一流的高等教育体系具有划时代的重要意义。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汇款方式 | 会员注册 | 招聘信息 高等学校教学资源网 CopyRight©2004 版权所有
  京ICP证070553号   京ICP备10040123号-8   京公网安备: 1101081957